李佳琦直播翻车后,网红为何逐渐让人讨厌?

 2020-09-25    25  

直播间里还是熟悉的画风,熟悉的台词,熟悉的声音,李佳琦的直播间不再是满屏“买买买”、“种草”的弹幕,相反是一片“垮了垮了”、“哈哈哈”、“呵呵呵,这叫不粘锅?”的嘲笑声。

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的直播翻车了,尽管号称是一款绝对好用的不粘锅,但演示时牢牢粘在锅底的鸡蛋却狠狠地打了他的脸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在发现粘锅后,李佳琦试图救场,嘴上反复强调“它不粘哦,它是不会粘的”,没想到越铲越糊……

翻车前,李佳琦是一句“OMG”就值几千万的带货“口红一哥”,而翻车后,李佳琦面对的是铺天盖地的质疑。其实李佳琦只是中国万千带货网红的一个缩影,只不过他比较出名,所以这次翻车的舆论才这么强烈。

是谁在讨厌网红?

赞誉和质疑是网红带货永远的调调,一方面网红积攒的粉丝群成为他最可靠的流量源,也是带货转化的目标群。而另一方面,网红似乎都面临着一种“非粉即黑”的尴尬局面,即使是号称中立的路人,在面对网红的喜讯和丑闻时,也更多地倾向于相信丑闻,所谓的完全中立根本不存在。

是什么导致了“非粉即黑”的舆论环境?或者说,是谁在背后黑网红?

网红,也就是网络红人,早年的芙蓉姐姐、凤姐、犀利哥、小胖都可以算是网红,只不过那时他们还没找到变现的途径,所以最后都归于无名。从这一点上,我们可以发现网红其实从源头就带有草根、小丑、低阶层的标签。

这种标签正是当初占据网络话语权的那一代人赋予的。到后来的超级女声,网上那些层出不穷的春哥段子也正是出自他们之手。而等到十几年后的今天,我们可以发现对网红带着有色眼光的主要还是这一批人。相反,网红的粉丝群更多地包括在10多岁、20岁出头的年轻一代,较少地受到那个时代的影响。

人的成见是最难改变的,不信任的种子早已埋下,你会去买芙蓉姐姐、犀利哥代言的产品吗?在他们眼中,现在的网红充其量只是长得更漂亮些,本质上跟以前的芙蓉姐姐没有半点差异。

唯跳梁小丑耳。

美是网红的原罪

而美丽就是现代网红的原罪。网红之所以成为网红,就在于他满足了人们对生活的一个期望。就像女生期望有爱马仕、香奈儿,有用不完的口红,有惬意的生活可以敷着面膜,所以李佳琦、薇娅这些网红就一炮而红,他们就是普通人眼中生活的愿望模板,能干着自己喜欢的事,还能挣钱。

美丽的人,加上美丽的生活,这是网红吸引粉丝的本质。但同时,这种美丽引起的是另一者的质疑与反对。“假的”、“骗人”、“P图精”、“抄袭,演戏”是网上对网红拍摄的视频最常见的负面评价。这一方面源于对网红的不了解,就像李佳琦,多数讨厌他的人可能连他的视频都没怎么看过。

另一方面则是层出不穷的网红丑闻带来的负面效应,“虚假宣传”、“以次充好”、“毒面膜、会烂脸”、“勾搭富二代”……就连李佳琦本人也逃不开这些丑闻,早在不粘锅翻车前,就已经有用户爆料说用了李佳琦推荐的护肤品后出现红肿、烂脸的问题,而且客户态度很差。

这些丑闻恰恰佐证了许多人对网红的认知——只是一群利用粉丝的信任来谋利的暴发户式人物。而另一种潜在的心理则是仇富心理,没有人会对比尔盖茨、马云、王健林比自己富有而产生嫉妒,但当眼中的某个普通人某一天突然就红了,赚钱了,或多或少地都会产生一点不平衡的心理。

这种不平衡的根源在于很多人觉得我上我也行,那些网红只是运气好,碰上了直播、短视频的红利,凭什么这些人能恰饭赚钱,我就得连猪肉都舍不得多买一斤。这种不平衡成为更多人对网红第一印象差的原因。

不过有趣的是,这种心理厌恶的不是网红这个职业,而是单纯的这个人,如果有机会成为印象中随便拍拍视频就能赚钱的网红,又有几个人会拒绝呢?

至少多数人不会。

责任与义务

说了这么多,我不是给像李佳琦直播翻车,还有一些卖假货的网红翻案,错就是错,就像那些吸毒的明星一样,错了要承认,要勇于站出来挨打。

《蜘蛛侠》里有句话,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。这些网红享受着互联网带来的红利资源,也应当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,就像前段时间抵制NBA一样,把自己的影响力用在更好的地方,而不是单纯恰烂钱。这一点,也是为什么从6月到11月,八个国家部门要联合开展2019网剑行动,专门打击网红带货的原因。

像李佳琦这样的网红心里应该有杆秤,秤的一边是钱,另一边则是良心。

但另一方面,我也希望更多人对网红能有更多的一份宽容,因为当离开镜头,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一个普通人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hnseoyh.cn/post/15.html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http://hnseoyh.cn/ 为 “启梦传媒”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,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。